荒野保护(下篇)‧生命馆教育爱护生态‧纵横雨林──苏添益

2020-08-02
    863浏览
荒野保护(下篇)‧生命馆教育爱护生态‧纵横雨林──苏添益“徐仁修老师要我拍一些别人都没见过的东西。”第一次随徐老师进入马来西亚的国家公园时,老师简明的一句话就让马来西亚荒野保护协会会长苏添益受用至今。专访的办公室内外都挂着一些框起来的照片,这些都是苏添益的得意之作,是他这几年内纵横雨林的成品,拍的是一些记者依稀辨得出其类却叫不出其名的生物。苏添益在斟茶,茶汤激蕩在无耳杯里,声音细微且清脆,然后很自然就想起徐仁修老师在马来西亚荒野保护协会推介礼上曾经说过跟苏添益第一次见面时,心里闪过的念头:“这个生意人来找我干甚幺?”另一身份为Nesh生命水董事兼产品研发总监,苏添益的确是个生意人,但也没见过生意人是这样的,他是个有社会责任的生意人,连他在生意上往来的朋友也觉得纳罕。公司四楼闢生态展览馆“就好像很多人会问我,为甚幺做企业要做到‘生命馆’这样的东西。”这个壮举,对某些人来说或许是疯狂的举动,但苏添益还是做了。他硬是将其公司大厦的四楼空间开闢成“生命馆”。这个面积约4000平方尺大的地方,浓缩了整个地球的精华。主要区分为三个隔间:蚂蚁王国、热带雨林和南极。“生命馆是要教育孩子爱护大自然,也教育他们尊重生命。”苏添益觉得,在环保里,教育这一环节最不能忽视。因此他非常注重教育,并认为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培养他们正确的思想很重要。而只要让孩子懂得爱护大自然、尊重生命,那孩子也会很自然地懂得珍爱身边的每一样物事,包括珍爱自己。成立荒野保护协会的机缘苏添益坦承,当初接触荒野保护协会其实与工作有关係,却也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接触大自然。“要不然我跟一般人是一样的。”没认识大自然前,苏添益与家人的亲子活动是在购物广场里进行;而认识大自然后,他就带着家人,走入丛林,也在大自然间得到了意外收穫。“我没那幺伟大,可以影响全部人,但我想影响我身边的人。”身边的人,除了家人外,也包括公司里的人。苏添益把从荒野拍来的照片都挂在公司的各个角落,希望可以影响他们,跟自己一样投入荒野保护。可喜的是,苏添益的这些努力得到了回报,公司里一些同事也开始接触并喜欢大自然。而苏添益也希望自己的举动,可以抛砖引玉,影响更多企业一起加入荒野保护工作。他认为,企业拥有丰富的资源,用以做环保工作的话可以事半功倍。在2010年期间,苏添益受邀成为马来西亚代表,参与书展的环保论坛演讲。而那一次演讲之后,就有人提到为甚幺西马不成立一个荒野保护协会,妙赞法师当时也是推手之一,极力支持成立荒野保护协会。“那时候我就决定,由我来发起成立荒野保护协会。”自2008年频频接触大自然后,苏添益看到了大自然的真善美,也感觉到自己自与大自然多加接触后,心态上想法上的改变和成长,于是他乐于成为发起人,推动环保工作。让世人知道大马的美丽“一旦决定了,我就要做到好,否则就不做。”苏添益的干劲是显性的,即便是轻鬆的谈话间,也可让人轻易察觉他的积极。决定要成立西马的荒野保护协会后,苏添益就随徐仁修老师到东马去取经。苏添益也借着这个机会,认识了植物和山岳专家甘仓林等人,并为他们的热情和付出所感动,也促使他投入了荒野保护的工作。“徐老师一直都很有想法,他看到国际的环境保护组织,好像WWF(世界自然基金会)都是洋人发起的,他希望荒野可以成为代表华人的非政府组织。”于是苏添益从东马回来后,就积极地投入筹备荒野保护协会的申请。开始筹备的时候是3月,4月正式提呈申请,5月就拿到了执照。西马申请过程比东马顺利“天哪!”与东马荒野申请过程的艰辛相比,西马荒野的成立过程顺利得让苏添益忍不住地惊呼起来。迄今,荒野保护协会成立还没一年,即已举办过许多的活动,这是苏添益相当满意的一点。而接下来,他希望可以培训更多的解说员。苏添益声称,马来西亚荒野保护协会有台湾的荒野保护协会支援,只要规划好就可以安排台湾荒野的专人过来训练本地的解说员。“身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一定要把这东西做出去。”“把东西做出去”的意思是,苏添益将对外让国际知道马来西亚拥有那幺多美丽的自然生态条件。他在2010年出版了第一本《走近自然,感悟人生》,他现在筹备的第二本书《马来西亚的自然魅力》预计将于今年11月出版,同时会译成英文。他解释,将书译成英文版,是想让国际看得懂,并看得到。环保需亲身体验和认识在一次的机缘下,苏添益接受徐仁修老师的邀请,到中国的重庆给当地的大学生演讲,参与的大学生都是中国40所大学派出的精英。他形容那是个非常难忘的经验,而这个难忘的经验也给他很深的感悟,让他在未来的几年都专注于荒野保护的教育上。重庆的气候湿冷,让热带体质的苏添益一开始就很不习惯。他跟记者形容,就连房间内取暖的被子也是湿湿冷冷的,加上卫浴条件不佳,没有厕所,更没有洗澡间,让他无法适应。“我第一天就想回家。”苏添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分享如何将环保与企业结合所幸,苏添益也没让自己一直保持着消极的想法。他告诉自己,如果连外在的困难都无法克服,日后如何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我的念头马上就转换,我认为太棒了可以让我体验到真正在大自然生活的感觉。”那次的讲座,他向大学生分享了如何将环保和企业结合,并以自身的经历为例,给大学生们许多启发和感动。苏添益认为,在很多人刻板的观念中,总觉得环保和企业是毫不相关的两件事,但其实不然。而大学生毕业后也将是社会的主干,苏添益的分享也无形间给环保工作添加了一些助力。而在重庆的时候,夜里乍醒,喜见一屋漂亮及种类各异的飞蛾,也给了苏添益很难得的体验。现在回想起,他还是一脸的喜不自胜及讚叹。也在那次的体验后,苏添益才由衷地认同环保需要教育,而环保教育最好的方法,就是亲身的体验和认识。亲近自然生态教育下一代“让老师记住的学生有两种,一是很乖,二是很坏。”毋庸置疑,苏添益就是后者。来自麻坡,苏添益从小就在野外长大,却也是个顽皮的野孩子。那时候住的是亚答屋,饿的时候就到外头摘椰子和芒果,或者到河里捉一些小虾,捉到后用力的拍打一下,小虾的色泽就会转红,可以直接食用。苏添益的童年,就是这样过的。而今他已是4个孩子的父亲,也在重新认识大自然后,就把孩子带进了森林。大自然内的许多自然生态,都可以用作教育的题材。苏添益教导他的孩子们要学会以五感来感知森林,即看、听、闻、触和嚐。郊野培养自律和意志力人有表情,可以看出喜怒哀乐,但人可能会骗人;森林里的动植物没有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但牠们不会骗人。此外,坎坷难行的郊野路也可以培养孩子的自律和意志力,苏添益常以山丘隐喻人生的起伏。“爬上去很辛苦,我就告诉他们,人生就是这样,以后出来工作时你一定也会遇到很多障碍,但当你爬上去了,你会很快乐的。”上山很难,但更大的智慧,却在下山。苏添益善用环境教材,以最简单的方式,给孩子上了宝贵的一课。而他的4个孩子,也都很喜欢亲近大自然,并愿意随父亲进入雨林世界里。/副刊‧报导:林艾霖‧2012.05.01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